我精挑细选的英语培训机构一夜之间跑路了

很久以前,我写道,我曾经很有抱负,要为儿子制定一个未来的培养计划:我们要德、智、体、美、劳全面发展;我们应该在…

很久以前,我写道,我曾经很有抱负,要为儿子制定一个未来的培养计划:我们要德、智、体、美、劳全面发展;我们应该在语言和天体物理学方面都很优秀;我们还应该具有艺术魅力;我们不应该在技术上落后。

要想这么全面,不能只靠现在的大学班。从她蹒跚学步开始,我就一直在努力安排时间。

虽然我一度很紧张,但是小娃从小到大真的很难承受这么长的单子日程;紧紧攥住钱包,心里愧疚。

但住在鸡血气息浓郁的魔术之都的鸡血爸爸,自然是一头撞上去了,停不下来。

但是,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东西,也许是因为害怕血管提前破裂。我们刚刚在课外班的路上迈出了测试的第一步,但还没等我们站好,就被大锤砸中了。

这时候,鸡血凝固了,焦虑也奇迹般的治愈了。

感谢同学们申请人生第一堂课外班——上海巧恩少儿美语。

第一,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机构?

这真的是一个不同的机构。根据受害者迟至本人的父母上传的侨恩机构创始人身份证信息,老板(女)户籍地址是上海N线小城市下的一个小山村。身份证上的截图还是老人的脸(当然每个人的身份证照片都是一言难尽,别人有多丑我们也猜不出来)。

但是,在人家宣布机构倒闭跑路,一分钱没还我们之后,我们下去发现,更独特的地方还来自于一家儿童英语培训机构的一个大表哥,这家机构在北京各地区开了二三十家分店,平均五六百名员工,真的如她的外表所显示的那样——她是一个真正的穷人。

可怜的程长什么样?让我帮你整理一下:

1979年出生,40多岁。她还是一个人,没老婆没儿子,名下没房没车零存款。(这些都是我们很多愚蠢的父母事后才发现的。前期交完钱,都想不加思索的去交。没有人试图去理解这个机构的创始人有这样一颗“心”,已经打好了算盘。)。

哦,对了,她还有一个很可爱的英文名——爱丽丝,虽然好像和她的真名李春霞不是一个级别的(热心的同事提醒我,她的中文名一定是她父母给的,代表她妈妈的级别,英文名一定是她自己给的,代表她自己的级别)。

虽然他们家的文化水平让人无法评价。

不过教育程度并不影响她玩什么的能力。比如她很会忽悠人。上海几个地区几千户人家被她骗了,零成本,最低1.68万,没有上限。

而这个骗局,是做得滴水不漏,毫无破绽。

从法律上讲,注册资本只有50万,各关联公司法人以自己的名义提前转让资产,公司只有空shell;名义上,乔恩正因为管理不善而经营惨淡。他们有场地,有同学,有饭局,似乎没有什么欺骗;再者,公司名字改了好几次,父母签约的甲方所有公司头都不一样了,连父母维权的火力都分散了;甚至我们交的课本费都被记入无数不同的账户——个人账户、五金店、小吃店。

前一天开门正常上班,很热闹。我明天告诉老师,说不跟你商量就通知学生放假。

前一天我让你交两年36800课时。明天我就开门说没钱了,管不了。你有什么看法?

从后面的说法来看,似乎乔恩的利益相关者已经做好了足够的滚钱跑路的打算,只是等着所有的钱都被骗走,开始跑路。

在我们学校,很多人和萧郎公司签订协议,这和巧恩有关。法人是一个姓许的人,长得像个普通人,就是一张嘴,一副流氓模样。

让我为你考虑一下。面对父母的质疑心态,这个法人出现了

总结就是:我是法人,没错,但是我没钱,不可能复课。一点也不像是债务人,而是一种我根本不想和你说话的气势。

这也是政府部门协调下的采访~他看起来像个无赖,一点都不害怕。如果父母自己找到他,还是不知道他长什么样。

你为什么低头走开?因为他知道他完全“合法”的把我们的钱拿出来了,我们没有办法拿他。

然后,拿着“正当”的钱,换了一张脸,又成立了另一个培训机构,再打着教育和孩子的旗号,用同一个团队忽悠更多不同的家长。

每个有孩子的家庭都是他们堕落之手的目标。

就像乔恩所关联的企业法人一样,乔恩关上门也没关系,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损失。

赶紧然后忽悠下一次吵架。

很快,在桥恩封闭的培训教室前,开了一家任何类型的培训机构。

我总希望有打雷的,我要剁恶人。

骂完坏人,心里轻松了不少。

虽然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想法。

第二,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,我们被“合法地”欺骗了

说实话,事发第一天,我就知道钱肯定是喂狗的。但是,和我所有的父母一样,我觉得自己有点胆小。感觉这么大的机构就是这么大的事情。政府呢?法律呢?法律真的开着这么大的口子,让这么多赤裸裸的火焰去打仗,白天被绑架吗?是不是政府事先不批准网络英语培训机构跑路,事后不管理网络英语培训机构跑路,事后不对?

刚开始的时候,父母都是义愤填膺,感情激昂,觉得我们有道理,自己的东西肯定能拿到。于是大家分头行动,去找了警察、工商、教委、信访办、居民商场办公室在线英语培训,甚至镇政府都回应了现象,期待答案…转了一圈,才知道其实是无头公案,哪个环节声称不受你控制,哪个环节不被接受。乔恩破产只能算是管理不善和破产,我们赢不了。我们不能就这样忘记这个想法,我们可以悄悄吞下这只不舒服的老鼠。(目前由于全市涉案人数较多,警方现已介入此案。但是立案也是漫漫长路的第一步,走到最后面对一个已经有空 shell的企业是得不到的。(

普通人也生气,但我们不是为了美,而是为了找到自己的钱。大家集体呼吁,要求政府协助协调。在大量涉案人员的压力下,政府部门最终同意帮助谈判。

我真的相信,相关政府员工是真心希望麻烦协调,而不是为了避免家长聚会形成集体现象而打太极忽悠老师,因为很明显,区内很多门店刚刚得到政府的协调并给出解决方案。但我区情况不容乐观,相关部门和员工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咨询意见和方案。

带着焦虑和恐惧期待,期待我们区的协作计划能及时归还,给你妈一个准确的回复。

第三,受损的不仅仅是一万名家长,而是整个教育培训行业

维权的父母基本都是一群在上海拼尽全力努力的人。我想没有哪个家长会站出来说:我的钱容易,这几万块钱我不管。生活在这个巨大的城市里,我们要日复一日的工作,换取合法的收入,谨慎的投资孩子的教育,期待给你更好的起点。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。

我们带着一个好的目标前进,给我们的孩子相当多的钱,让他们在这些培训机构里学习各种教学,期望课程物有所值,投入的钱可以换来他们应得的回报。不过目前已经很容易被人拿走了,以万元为单位~

我相信乔恩可不是第一家这样做的教育培训机构,也绝不会是最后一家。如果有这样一种无风险、无损失的方式让自己尽快“致富”,前辈们就是“榜样”,后续肯定会有后来者分一杯羹。

教育行业允许这种没有任何契约精神的机构公开、公开地侵犯学生和家长。各有关方面以高高挂起的心态互相推脱;法律范围内没有专门的相关司法法规,这些严重的风暴,就是钱崩了,就当正常经营困难。

就是以下各方面都没有变得不完美,一次次纵容这种闹剧的出现,无解而消失~

这次巧恩事件伤害的不仅仅是我们一万多个家庭,还有未来的很多家庭,是整个教育培训行业的未来和建设。

如果这个市场不再健康稳定,只有恶意炒作才会跑掉。如果这些问题不在体制内,可以通过法律加以约束和预防,如果现在家长看不到希望,那么我认为未来可以期待的校外教育培训行业正在逐渐走向困境。

我肯定被蛇咬过一次,但是十年怕绳子。再次接到培训机构销售人员热情的销售电话。我一点热情都没有,只有无限的担心和埋怨。

写在最后:

最后不得不说,我们的父母大多对相关部门抱有希望和尊重。都在等待多方协调后的最优结果。

我谨代表我自己,向认真协调处理巧恩维权风波的志愿者家长表示衷心的感谢。每个人都有工作和家庭要忙,这意味着人们花费大量的时间,过多的关注,相互联系,收集信息和组织活动。真心感谢大家的努力。

最后,一点小小的请求,请看看你这篇文章,帮忙转发一点右下角的阅读,期望能产生一点点水花,促进事情的良好发展。

关于作者: admin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